刘正风

编辑 锁定
金庸武侠小说《笑傲江湖》中的人物。衡山派,酷爱音律,擅长吹箫,与曲洋合奏《笑傲江湖》之曲。本欲“金盆洗手”,投身仕途,不再过问江湖世事,但却遭到左冷禅的极力反对,最后被丁勉、陆柏掌力震伤,与曲洋自绝经脉而死。
中文名
刘正风
别 名
刘三
国 籍
明朝
民 族
汉族
职 业
剑客、参将
主要成就
创作《笑傲江湖曲》
代表作品
《笑傲江湖曲》
武 功
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
出场目次
3、4、5、6、7回
擅 长
吹箫
生平好友
曲洋
门 派
南岳衡山派

人物形象 编辑

港版刘正风 港版刘正风
在《笑傲江湖》第三章《救难》有描写:“主位坐着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、矮矮胖胖、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,正是主人刘正风。”

人物评析 编辑

金盆洗手

笑傲江湖》一开始便一个高潮紧接着另一个高潮,每个高潮都对全书发展有重大关系。刘正风金盆洗手正是其中的一个高潮。
刘正风其人个性没有多大的重要性;
笑傲江湖插图 ,刘正风金盆洗手 笑傲江湖插图 ,刘正风金盆洗手
金盆洗手是个寓言故事,说一个身份极高的正派高手,与一个魔教长老因在音乐上意味相投,结为莫逆,问题是,若是正邪不两立,世人应否容许这两人之间有私人友谊?金庸的答案是,世俗不容许这两人之间有私人友谊,因为以世俗的眼光看,首先就不能相信有人可以因音乐上的爱好而忘记门派之别,互相结交;其次,正派中人无论如何不会相信魔教的人会有诚意,邪教长老结交正派高手,必然怀着阴谋;其三,就算真的有诚意也不应接受,音乐是小事,正邪不两立是大事,因私交而忘却门派,岂非因小失大?三个理由中,最难解答是第三个。刘正风为曲洋辩护,他说:“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,但自他的琴音之中,我深知他性行高洁,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”,是个“君子”。这个答案,众人只是将信将疑。[1]
但即使接受这个答案,第一第二个理由可以克服,第三个理由仍然存在。如果把第三个理由不狭窄地视为门派之见,而是正邪之间的界定与艺术的价值的互相比较,问题就更难了。
金庸的立场很明显,他认为世俗的眼光浅窄,以门派之见否定艺术价值,这些成见,是基于俗人不能领略艺术的最高境界,只有领略过这种境界的人,才知道在崇高的艺术成就之前,任何派别都变得微不足道。可惜的是,以文字表达音乐境域的伟大,毕竟太困难了,即使高明如金庸亦未必能办到郑州皇宫仙指大保健
影视版刘正风
影视版刘郑州皇宫仙指大保健正风 (37张)
。刘正风与曲洋临死之前,最后琴箫合奏一次“笑傲江湖曲”,高山流水,琴箫合鸣,一曲悲歌在明月幽谷间久久萦回,弄弦抚箫间二人相视而笑。随着铮一声急响,琴箫声立止,毫不拖泥带水。
“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,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,人生于世,夫复何恨?”
于心相交,以乐会友。凡人纵有百般不解,又如何?何为正邪?我自天涯狂客,拂弦弄箫,相知心灵,只有一曲“笑傲江湖”随着相视一笑,永别人间。[1]

与曲洋

笑傲江湖曲,琴箫和郑州皇宫仙指大保健奏,
任达华版刘正风 任达华版刘正风
更无来者。哪堪红尘浊世,一曲无憾事。曲尽,灰飞,烟灭,却余袅袅清音。金庸小说中描写音乐,则《笑傲江湖》中刘正风与曲洋合奏《笑傲江湖曲》最为精彩,刘正风和曲洋这两个人物出场虽少,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天下英雄聚集衡山,刘正风金盆洗手。不意五岳派盟主、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出手干涉,指责他与魔教长老曲洋结交。魔教与正派相互残杀上百年,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因此丧命,正派得知刘正风竟与魔教长老结交,无不震惊。然而当得知刘正风与曲洋结交不为别事,只为琴箫音律,更为不解。难道为了音律竟可忘了正邪恩怨?竟可不顾江湖道义?刘正风一席话让我们感慨良多:“曲洋曲大哥是我生平唯一知己,最要好的朋友。曲大哥和我一见如故,倾盖相交。二人相见,总是琴箫相和,武功一道,从来不谈。然当今之世,刘正风以为抚琴奏乐,无人及得上曲大哥,而按孔吹箫,在下也不作第二人想。曲大哥虽是魔教中人,但自他琴音之中,我深知他性行高洁,大有光风霁月的襟怀。刘正风不但对他钦佩,抑且仰慕。”结果,他看着妻子、儿女、弟子被嵩山派人一一斩杀,心情悲愤,却仍无愿相害曲洋。在此,我们看到所谓正派,其性亦非善,其心亦非慈。其所作所为魔教中人亦有所不为。打着正义的旗号而干些残忍卑鄙之勾当的正派中人大有人在。
在衡山城外大山之中,刘正风与曲洋合奏一曲《笑傲江湖曲》而达生命、音律、情感之完美,真可谓人间之绝奏。
动漫版刘正风
动漫版刘正风 (3张)
作者描写二人合奏《笑傲江湖曲》,既写音律,更述心声,达性情,让我们欣赏了一曲空前绝后的旷世奇曲。“忽听得远处传来铮铮几声,似乎有人弹琴。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,夹着清幽的洞箫,只听琴音渐渐高亢,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,但箫声低而不断,有如游丝随风飘荡,却连绵不绝,更增回肠荡气之意。两个男子缓步走到一块大岩石旁,坐了下来,一个抚琴,一个吹箫。只听琴箫悠扬,甚是和谐。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,似有杀伐之意,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。过了一会,琴声也转柔和,两音忽高忽低,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,便如有七八具瑶琴、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。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,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,悦耳动心。又听了一会,琴箫之声又是一变,箫声变了主调,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,但箫声却愈来愈高。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,琴音立止,箫声也即住了。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,唯见明月当空,树影在地。”[1]
这一绝世合奏,让我们对刘正风与曲洋的琴韵技法、武功修为、高雅情致都有如亲耳聆听、亲身感受一般。虽写琴声箫韵,却尽现两人的性情、情趣、志向。刘正风与曲洋的一段对话,更让我们砰然心动,慨然以慷。叹天地之间竟有如此难得的知音!如此高洁的性情!
霍建华版刘正风(霍政谚饰)和曲洋 霍建华版刘正风(霍政谚饰)和曲洋
刘正风说:“你我却也因此而得再合奏一曲,从今而后,世上再也无此琴箫之音了。此辈俗人,怎懂得你我以音律相交的高情雅致?”而曲洋却长叹:“昔日嵇康临刑,抚琴一曲,叹息《广陵散》从此绝响。《广陵散》纵情精妙,又怎及得上咱们这一曲《笑傲江湖》?”刘正风笑道:“你我今晚合奏,将这一曲《笑傲江湖》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世上已有过了这一曲,你我已奏过了这一曲,人生于世,夫复何恨?”曲洋说:“我和刘贤弟醉心音律,以数年之功,创制了一曲《笑傲江湖》,自信此曲之奇,千古所未有。此曲绝响,我和刘贤弟在九泉之下,不免时发浩叹。”
在武侠小说中,能写出如此精妙的音乐人物,堪称妙手,而作者更以《笑傲江湖》作为书名,全书贯穿一种高雅之音,而令狐冲任盈盈正是这一《笑傲江湖曲》的传承者,全书最后任盈盈代表魔教与少林、武当和解纷争,与令狐冲曲谐而归于田园,让我们感受到了刘正风和曲洋创作《笑傲江湖曲》的真正含义。江湖善恶,人世炎凉,何如奏一曲《笑傲江湖》,虽来于尘土,归于尘土,毕竟有一个知音,有一曲绝奏,有一次和谐。
刘正风和曲洋虽非主要人物,篇幅简短,语言简洁,却词意畅达,将两个空前绝后的音律知音形象跃然纸上,这两个形象定会作为经典文学形象而流传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参考资料
  • 1. 金庸.笑傲江湖:广州出版社,2008-03-01
词条标签:
文学形象 人物